正在登陆论坛……

本系统要求使用COOKIES,假如您的浏览器禁用COOKIES,您将不能登录本系统…… 摄影论坛--显示贴子
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

-  摄影论坛  (http://www.whart.net/bbsindex.asp)
--  《刘玉广专辑》  (http://www.whart.net/bbslist.asp?boardid=60)
----  哥哥,总是想你的好—刘玉广专辑  (http://www.whart.net/bbsdispbbs.asp?boardid=60&rootid=&id=139818)


--  作者:雪儿
--  发布时间:2015-1-7 17:29:12

--  哥哥,总是想你的好—刘玉广专辑

  文/刘玉广

  今年冬天比较冷。12月初,风也很大。我早早出门,去为三哥买药。前几天,他在电话里对我说:“最近感到胸闷,睡不好觉,自己怀疑是不是心脏不太好。电视广告上介绍一种药,比较对症,你有时间我去买一下。”
  我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。在电话里,我说了好多诸如让他赶快去医院认真检查检查别耽误了,别再喝酒和抽烟了的话。放下电话,我就打电话打手机,托在医院工作的朋友立即帮助我去寻找。工作太忙,我一时走不开,就想周末自己再去转转。放下了电话,自己却无论如何写不下去了(我在报社工作),过去与哥哥在一起时的情情景景,如电影般地脑海里转动起来。
  总是想起他的好。不敢说绝对,兄弟之间从小没有吵过嘴打过架甚至红过脸的,不多。我和我的哥哥就是这样,从吵过嘴,从没打过架,从没红过脸。这么说吧,还是很小的时候,他有最喜欢的东西,我想要,他也痛快地给你。我也一样,自己再舍不得的东西,他提出来,也会高兴地拿出来。说实话,那时穷,真的没有什么,有的也无非是笔呀本之类的。
  一次,我们哥俩去山上打柴,不小心,我用鎌刀把左手食指给砍了,连骨头都断了似的。当时,我疼得大哭起来。哥哥一步跨过来,几把撕破棉衣,扯出棉絮,连同一把干了的牛粪裹在一起,用手攥着一直到村里医疗点。一位在村里论起来叫姑姑的“赤脚医生”连忙给我上止血粉和进行包扎。没想到,竟好得没一点事似的。只不过是至今手上仍有一个一厘米多的刀痕。但当时哥哥着急的样子,让我永远忘不掉。
  为了让我考大学,他每个星期都骑自行车40多公里,从师范学校回家干农活,好让我有时间复习功课。他还多次做妈妈的思想工作,让多给我创造条件复习。记得清清楚楚的,那年冬天考试,天下着大雪。考最后一门数学时,我认为得不了几分,没有答题就出来了。刚出门,就见哥哥一身雪花地站在考场的门口。他从几十里的学校赶来,是专门为我助阵的。见我一个人在外面,他有些不解地问:“怎么不进考场?”“我,我得不了几分,没希望,就没做……”“什么?”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他对我发那么大的脾气。
  父亲早逝,母亲身体多病,大哥二哥早早离家去工作和参军到很远的地方。我入伍后,离家最近的就是三哥了。为了照顾好母亲,让我们在外的兄弟放心,他就把母亲接到县城的家里来,专门请了保姆。母亲的身体越发不如从前,经常住院。不到十分严重时,他不打电话告诉我们,怕我们着急。前前后后,母亲住了好几次医院,被紧急抢救了几次。母亲不时的花费,尤其是住院的费用,他从来不向我们的提多多少少,没有“算帐”那一说。说实话,我们兄弟都是尽可能的想多出些钱,但我们又知道,其中的辛苦,是没法子算的。我们都清楚,没有三哥的操劳,我们在外工作,是不会安心的。
  3年前,母亲去逝了。三周年祭日那天结束仪式后,我因单位有急事匆匆回单位。在新疆工作的二哥没有回来,在离家300多里远工作的大哥临走时,三哥哭了,他怕父母不在了,哥哥和我这个弟弟回来得少了或不回来了。这是三嫂后来在电话里对我说的话,听了后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我对三嫂说,父母不在了,但我每年都要回去看你们。实际上,这些年,我和爱人回老家,一直都去看哥哥的。最主要的,是心里一直觉得他像哥哥样子,总是感觉自己似乎一直在享受着他的关爱。
  所以,听到哥哥身体有毛病了,心里真真的是着急万分。早早的,我就去了附近的几家药店,没有。此药是香港产的,广告上正在做。是不是还没有上柜台?我拦住一辆出租车:“哪家药店大就往哪去!”一边走一边和司机师傅说起这事儿,他也很感动。他说:“像你们兄弟之间这么好的,不多。”我听了心里很是高兴。
  我们在“金象大药房”买到此药。药店的师傅说,也是刚刚进的货。我立码打电话告诉了哥哥,他很是高兴,第二天就开车把药拿走了。哥哥不善言辞,但能感觉到他很高兴。我又是一通地嘱咐:少喝酒,最好别抽烟,赶紧到医院检查…… 
  看着哥哥的车走远了,我的心才稍稍轻松了一点。
  


--  作者:布谷鸟
--  发布时间:2015-4-6 10:33:31

--  
兄弟情深,也让我想起哥哥了。
--  作者:布谷鸟
--  发布时间:2016-4-15 7:01:37

--  
昨天去看望哥哥,发现他真的衰老了,八十一岁了,老眼混花,满头白发,唉,我也是七十岁的老人了。

Powered by:中国文化摄影网
Copyright ©2004 - 2005 中国文化摄影网 , 页面执行时间:31.250毫秒